首页 快讯正文

李倩蓉走过5年低潮 出新书揭层层伤疤

Sunbet官网 快讯 2020-03-26 8 0

2015年一架直升机的打卡风波,让李蒨蓉遭到舆论挞伐,演艺事业全面停摆,当时知名度攀上人生最高峰,但却也陷入生命最低潮,不仅被厂商提告求偿,先生的公司被银行刁难,连两个孩子在学校遭受异样眼光,她把这5年来的反省沈潜心路历程写成了《美丽 心觉醒》这本书,把从有记忆以来就缺席的爸爸、对先生的自卑,这些自己以往害怕被翻出的伤疤层层揭开,毫无保留。

疫情影响人心惶惶,面对不安,李倩蓉以过来人的身份说:「知足常乐,随遇而安,千金难买平安。」当初打卡事件发生后又接着爆出车祸,李倩蓉当时百思不得其解,明明是一条几乎每天都会走的路怎么也能发生车祸,外界挞伐让她觉得自己快要溺毙,「人生怎么可以这么痛苦!我仿佛在大海里载浮载沉,一直不断地呛水,有谁可以丢个救生圈给我?」

李倩蓉出新书 。

「N号房」赵博士曾告知会员「性奴有女偶像」高价房才能收看

韩国N号房事件爆出群组影片有女偶像,主嫌赵主彬曾要会员缴高价到高级群组观看。 韩国「N号房」事件引发社会譁然,主嫌赵博士曾告知会员性奴有女偶像,要会员缴出高价会费才能到更高级的群组收看,至少要150万韩元,还主打是「现役女偶像」。 震撼南韩「N号房事件」,70少女沦性奴,如今更传出当中有女偶像。 据韩国媒体《首尔新闻》报导,博士房主嫌赵主彬曾对会员说「某某女艺人裸体已经上传。」甚至当有人问他是不是现在在线上活动的女偶像时,他直接回答「是的。」让人相当讶异。 赵主彬表示是透过工作人员熟人才拿到的影片,不过爆料者表示并未看到他所说的影片,很有可能只是吸引

当时李倩蓉在媒体面前嘴硬说出:「有那么严重吗?」她说:「如今回头再去看,我也觉得自己蛮机车的。」她是独生女,第一次知道爸爸的长相是透过奶奶家中墙上的照片,直到国三那年才第一次见过爸爸本人,小学时候常被同学嘲笑叫她「李欠爹」,而老师当众用口红把李倩蓉画上血盆大口的小丑模样要她去罚站,更让她变成了反骨的冷硬派个性,总是把「老娘」挂嘴边。

「以往在我春风得意时,总认为自己好厉害,老娘说了算、老娘想做就做!」这些年有信仰后反身检讨自己,「从小到大我欠了个爹,让我心中有着极深的自卑,慢慢转化成愤世嫉俗的苦毒。我的个性好胜、好强、好竞争、怕输人,却不知其实自己是自卑,想要与众不同却用错了方法,才会在成为艺人之后把很多事情弄巧成拙、自食恶果。」

李倩蓉说:「放弃很容易,坚持却很难!」那些低潮成就现在不一样的她,「没有谁的人生能一帆风顺永远站在高点,犯了错,不代表永远都不能有修正的机会,那些看似黑暗的日子,回头细算,原来每一天都是恩典!」希望分享自身走过的经验,鼓励那些碰到低潮困境走不出去的读者,人生真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困难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Sunbet官网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