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快讯正文

陈子鸿感恩贵人江蕙

Sunbet官网 快讯 2020-04-04 12:32:48 163 0
陈子鸿投入流行音乐行业33年,与江蕙的合作,彼此成就事业并达巅峰。 陈子鸿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担任江蕙的制作人与经纪人,助二姐在歌坛事业达巅峰之境。 陈子鸿

喜欢音乐总经理陈子鸿入行33年,捧红不少艺人,多次帮刘德华、张惠妹与张信哲等大牌歌手创作,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担任江蕙的制作人与经纪人,并助二姐在歌坛事业达巅峰之境。近来他触角多方伸展,获邀至台湾师范大学流行音乐产学应用硕专班担任教职,培育后进,改善产业人力断层问题

以下是陈子鸿接受《中国时报》专访摘要。

入行33年 多元化发展

问:为何走上流行音乐这条路?影响您最深的人又是谁?

答:高中就很想走流行音乐,大学读政大,校风保守,我比较离经叛道,想做做看,我当初给自己设定时间到28岁,是想要保留GRE成绩,本来想出国,那时成绩还在,如果发展真的不行,就继续念书。

刚开始当曹俊鸿、梁弘志的制作助理,1987年我靠写歌,月薪大概8000到1万块左右,有时候一个月可以赚到2万多块,那时台湾经济往上,前景好,是爱拼才会赢的时代。

1990年我退伍,1992年到1993年开始出现卖破百万的专辑,像是《酒后的心声》、《吻别》、《梦醒时分》等等。总而言之,那是收入比较好的时代,相对也是运气比较好的时代。

至于贵人,除了两位老师,江蕙是我的贵人,非常重要,在这个行业,辈分比较高、年纪比较大、还可数落我的没几个,我从她身上学到很多,像是待人处事,还有工作态度,帮助我很多。

二姐坚持 做到超预期

问:您入行超过30年,最满意的作品?

答:我做这么多的作品都喜欢,但也没有一个作品是我满意的,每个做完,都觉得为何当初没有做到更好,一直Push自己往前。至于说哪首歌最喜欢,我做的还有我写的歌,都还满喜欢的,不喜欢的就不会做了。

问:曾遭遇过最大的挫折是什么?如何克服?

答:我想到江蕙的封麦演唱会,那时的售票风波,一个月得处理好多事,巨大的压力前所未有。那时我50岁,觉得还可以有快速成长的机会,满感恩的,如果永远都一帆风顺,应会觉得人生很无趣,所以对我来说,碰到的事情都是好事,我总是这样想。

疗愈倒扁纷扰 〈博杯〉有感而发

陈子鸿以音乐传达社会关怀,2006年与武雄合作〈博杯〉,透过江蕙诠释,盼弥平社会不安。 2006年时值红衫军倒扁运动,社会动荡不安。陈子鸿说,江蕙有一天打电话给他,希望能有所作为,随后他与作词人武雄讨论,想要写出「很台很雅」的作品,正当两人苦思不已,不知主题如何订定时,聊天过程中,突然迸出一句:「不然来博杯」,当下便决定歌曲名称为〈博杯〉,经典歌曲油然而生。 「惦惦无声,头犁犁,看着纷乱的土地;诚心最后博一杯,望天替咱保庇这个家」,江蕙在2006年12月发行〈博杯〉专辑中,主打歌〈博杯〉的最后两句歌词,出自于武雄之手。 「当时红衫

成为江蕙的经纪人之前,第一个带的艺人是戴佩妮,江蕙是因为原公司约满,没有什么太复杂的原因,就签到我的公司,就顺水推舟当经纪人。江蕙是讲道理的人,有她的坚持,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,会做到超出预期,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觉得,如果没有帮她好好弄,会对不起她。

问:流行音乐产业得面对盗版问题,也必须经营分众市场,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
答:因为网路的关系,新生代创作女歌手「9m88」、独立乐团「茄子蛋」、「告五人」都很受欢迎,分众市场已经很清楚了,是我们不懂经营,代表年轻人的品味越来越多元,所以乐团「宇宙人」最近在小巨蛋开演唱会,「八三么」也已经是小巨蛋等级。

时代不断在走,年轻人有自己喜欢的东西,谈到孙燕姿,小朋友的反应是「好像听过」,流行音乐真的已经分众了,很难像以前出现〈吻别〉这样的国歌。所以我找年轻人当员工,他们喜欢的东西,未必我会喜欢,像我喜欢摇滚、蓝调,所以找罗大佑、王治平等人一起办「因为爱琴·吉他音乐节」;但每个人青少年阶段听的音乐,会影响他一辈子,像是18岁跟我男朋友分手的时候,在听什么歌,都很难忘记。

问:被奉为经典的歌曲,大多还停留在80到90年代,如今台面上活耀的一线歌手,也都是老面孔,为何如此?

答:80年代到90年代的歌很多人喜欢,但不代表现在的歌,10年甚至20年后,大家都不喜欢。那些歌能流传到现在,是因为歌够好,不知道现在的歌过了30年,是否还有人喜欢。

跨越时间 好歌会流传

流行音乐就是不断在进步,就像是我喜欢60年代的歌,现在也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贝多芬,每个年代都会有好的音乐作品,都不应该被否定,但好的东西还是要能突破时间,如果可以流传下来,就是好音乐

问:您担任二姐制作人心得。

答:跟她一起工作,也是会有争执的时候,至于怎么解决,就是彼此找台阶下,毕竟音乐这种东西很主观,久而久之会就有种默契,找到一种方式,然后有些时候是她自己想清楚后,发现我讲的好像不无道理,因为我站在的是制作人与经纪人的立场,但合作的过程就是要互信。

不过回想合作的过程,她会半夜打给我,问我哪一句怎样,我想说妳可不可以去睡觉啊!但现在再回头想,这些都是让我进步非常大的因素。

想到准备二姐封麦演唱会,制作DVD的阶段,是最后一次合作,觉得满心酸,与她的合作已经到了一种程度的默契,她只要看我一下,一个眼神就可以了解彼此要表达的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Sunbet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63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标签列表